杂谈 老而不死的日本

2019-10-10 03:20:18 围观 : 66

  日本NHK有一档纪录片叫《团块时代,悄然迫近的老年破产》,郓城农商银行召开“整村授信”暨信贷产品新闻,呈现了日本1947-1951年出生的老人或孤老无依,或养家糊口,不得已坚持工作的无奈。 美国学者泰德·费什曼走访世界各地调研老龄化现状,在《当世界又老又穷:全球老龄化大冲击》一书中提到:“未来,人类将面临一个‘白发新世界’,无论在中国、日本、美国还是西班牙,全都逃不过”。 “弃老、憎老”现象严重,没能给老年人提供一个公平开放的就业环境。职场上,老年人与年轻人的年龄代沟无法逾越,加之学习力下降,老年人职场游刃空间非常狭小。 尚年轻的你,可能不会想到七老八十,还要靠送外卖来讨生活。这样残酷的现实看似离我们很远,却已在日本蔓延。 2016年,Uber Eats登陆日本市场后,积极招募已退休人士送外卖。尽管送外卖考验体力,但因为就业门槛低,想要得到这份工作的老年人趋之若鹜。 日本社会还出现了针对银发人才的猎头公司。每个城市还建立了“老年人才中心”,给老年人提供临时性就业机会。 动画大师高畑勋,77岁高龄还在执导电影《辉夜姬物语》;70多岁的“天妇罗之神”早乙女哲哉,说可以工作到130岁才退休。“寿司之神”小野二郎直至80岁高龄,还坚持每天为顾客制作寿司;日本皇家御用医生日野原,104岁高龄还坚守岗位...... 其中,以服务业、制造业最为常见。例如出租车行业,老龄司机随处可见。其他如安保、保洁、服务员、收银员、机场引导员等等服务行业,也有老年人忙碌的身影。 与难度颇高的就业相比,老年人创业也许是更不错的选择。2012年,日本新创业人群中,30%以上是60岁的老年人。相较于年轻人,老年人积蓄更多,加上阅历经验丰富,人脉圈更广,心态更平和,这些优势鼓舞着老年人创业。 在老年人就业潮中,体力活同样很吃香。在Kamagasaki镇就业中心,雇主每天早上前来招工,多是建筑工地的重体力劳动,老年人排队等候,招够了就用车拉走。 很多日本老年人正是像河口老人这样,为了养活自己,或者养活一家子,重新就业。 据日本总务省统计,2014年度65岁~69岁老年人的就业率达到40.7%,2017年日本65岁以上工作者近807万人,高龄就业人口占到了总就业人口的12.4%。 日本厚生劳动省公布数据显示,2019年5月,日本有效求人倍率为1.62倍,也就是说每100人里面,就有162个工作岗位等着被填补。 在古日语中,“一生悬命”用来表达拼死决心,多指拼尽一生、至死方休的精神。日本老人认为“不工作,会变老”,以不服老来赢取人生尊严。 众所周知,日本已进入“超老龄”社会。据统计,2019年,日本年龄在65岁以上的老人,占据了总人口的25%,即每4个人里面就有1个到退休年龄的老人。再加上低出生率,导致2015年日本人口减少27.2万——人口的逐年减少,年轻后备力量不足,最终劳动力短缺。 如今的日本,在经济泡沫、老龄化、少子化的多重压力下,老龄一代工作了大半辈子,纷纷重返工作岗位,由此掀起了老年就业大潮。 日本政府也意识到老年人就业面临的难处,积极推动“人生100岁计划”的社会设计,其中涉及企业、金融服务、城市基建等各个方面,为打造”老龄人友好型“的职场环境而努力。 很大一部分老年人,正是为生活所迫,不得不参与到就业大潮中。他们坦言,“没料到自己能活这么久”,“养老金不够用了”。 日本政府也积极扶持老年人创业,积极推进“老年人创业者支援资金”贷款制度,老年人创业最高可得7200万日元(约合人民币452万元)贷款,而且年利息在1.5%以下。 最近,几个数据尤其值得注意。《2018年民政事业发展统计公报》显示,2018年全年,我国依法办理结婚登记1013.9万对,结婚率为7.3‰,创下2008年以来的新低。目前中国有超过2亿单身成年人,超过7700万独居成年人。 另外,老人租房难也阻碍了再就业。日本《高龄社会白书》显示,65岁以上老人独居的有65.6%,不少老年人退休后依然过着租房生活,而房东担心老人付不起租金、“孤独死”等,大多不愿意租给老年人。 日本老年出租车司机曾被外媒打上terrible driver(糟糕的司机)的标签,虽然难听,但也不为过。随着老年人生理机能的退化,高龄司机面临诸多安全隐患。2017年,一名81岁的出租车司机,开车载着乘客暴走500米,因过失驾驶致人受伤。 迫于无奈,越来越多的老年人不得不借助整容手术来增加职场力。东京一名66岁的男职员因工作需要,果断在整容医院接受皮下注射药物,去除眉间皱纹和老年斑。 纪录片中的69岁的河口老人,孤老无依,90多岁高龄的母亲住在老年护理中心,需要他每个月资助一定开销,远在东京的儿子生活压力大,也指望父亲能给他减轻一点压力。囊中羞涩的他,不得不靠给医院开救护车来赚点钱,维持后续生计。 社会对老年人的“不友好”,不仅体现在租房市场——“政府无需再为老弱提供福利”、“老年人吞噬社会财富”成为普遍的社会心理。 德岛市的山菱电机公司有20%的65岁以上员工,处于制造业一线,没日没夜地干,尽管辛苦也要微笑面对。 今天用在这里,不是责骂日本,而是想讨论日本老龄化的副产品——老年人就业。 为填补劳动力市场空缺、提振经济,日本政府积极出台各项政策法规,提高老年人的就业参与率。2019年修订《高年龄者雇佣安定法》,废除招聘对年龄的限制,企业义务用工年龄上限从65岁提高到70岁,并对雇佣65岁以上老年人的企业进行补贴。 老年人就业,远比想象中的要困难。生产力、专注力、体力下降,这些都是硬伤。